竹溪禪寺沿革

       臺南府城竹溪禪寺,創建於明朝永曆十八年(西元一六六四年)改制後之鄭經主臺初期,係由當時的州守所建。當時,因其「寺傍山崖,清溪秀谷,茂林修竹,而有『竹溪寺』之名。又因景色絕美,令人恍如置身西天,所以又名『小西天寺』」  

       康熙三十二年,臺灣知府吳國柱曾附建「竹溪書院」於這個寺院,因竹林蒼鬱,溪徑紆迴,景勝幽雅,所以良辰佳節,騷客遊人,多會於這所寺院。由第二任臺灣府同知齊體物(正黃旗人,丙辰進士,康熙三十年任)所咏的的「竹溪寺」,詩云:梵宮偏得占名山,屼作蠻州第一觀。澗引遠泉穿竹響,鶴期朝磬候僧餐。夜深佛火搖鮫室,雨裡檳榔綴法壇。不是許珣多愛寺,須知司馬是閒官依照這首詩前二句的含義,為這所寺院占得明山,是新開地方的第一所寺院。

       後來因歷年既久,遭風雨剝蝕,乾隆五十四年(西元一七八九年)里人蔡和生倡修,煥然一新,至嘉慶元年(西元一七九六年)總理監生黃鐘岳、鄉紳吳邦傑等再募捐重修,嘉慶二十四年董事劉廷貴復修。光緒二年與十二年,又分別有「後補通判鮑復康重修」及「誅善信重修」等。此外,竹溪寺在乾隆四十八年時,曾建有一座橋,就名為竹溪寺橋,興建者為慧珍和尚。這座橋建後,分別於乾隆五十七年與家慶三年,得到鄉紳吳邦傑和黃鐘岳的修護,顯示竹溪禪寺在乾隆、嘉慶及光緒年間都曾修建過,從修建的次數與發起人來看,可以推知歷史中的竹溪禪寺頗受官民的重視。

       依古物刻文的記載,在同治末年至光緒初年間,竹溪寺的住持為欲琴合尚。到了日劇大正四年(西元一九一五年),竹溪寺的管理人上官玄、林神等,以寺內沒有僧人住持,適遇捷圓河尚由中國的湧泉寺受戒歸臺,見其立志堅定,勤苦精修,弘揚佛法,不遺餘力,便決議聘為竹溪寺住持。捷圓河尚自陞座任職以後,即發「不作即不食」之宏願,兢兢業業,時時刻刻,以整頓寺內及推行佛法、化導人心為己任。經其銳意整修,並建蓮花寶塔於寺旁,始令古寺漸有生氣,亦引起南部信佛人士之重視。至昭和二年孟春,和尚又對竹溪寺進行第二階段的建設工程,歷經7年才全部完竣。所重新改建的三寶殿,採中西哲中建築型式,又於後殿上層增建大悲樓,內有由大悲咒逐句繪圖所成之畫像。從此寺貌莊嚴,煥然一新。

       民國三十七年農曆三月四日,捷圓和尚安詳示寂。竹溪禪寺的寺務與法務由其弟子眼淨和尚接續經營,為重興第二代祖師。眼淨和尚任職期間,曾開辦佛學講習會,並設立竹溪佛學書院,培育僧才;更將右廂改建新式樓房為藏經閣。另增建蓮池寶塔與功德堂於舊塔之旁。氣象日益發達,住持僧尼達百餘人。民國五十九年,和尚透過僧伽會議的方式改選新住持,先行卸下竹溪禪寺寺務,由其弟子然妙法師繼承。後於民國六十年農曆二月三日凌晨,緣盡示寂。

       然妙法師接任住持後,因大殿歲時浸久,棟桷朽壞,雨漏壁淋,屢修罔笑。故於民國六十三年倡議重建並擴增建設,採宮殿式,獲得十方信重踴躍捐貲。鳩工多年,至七十二年底全部重建完峻。棟宇巍峨,煥然一新,成為現代化宮式寺院。當硬體建設大致完成後,鑑於培育僧才、弘揚佛法之重要,特重行開辦竹溪佛學書院,長達6年,學僧過內外都有,一時頗見盛況。民國七十六年農曆十二月二十七日,法師緣盡示寂。

       然後法師圓寂後,竹溪禪寺的僧眾於會議中推選常定法師為繼任住持。法師對佛教教育本具好樂之心,在未任住持前,便能於佛教界或社會上從事各項佛教教育、文化、慈善事業,而於會議中提議將原來的佛學院改為女子佛學院,但因現實條件不具足而未能如願。民國八十三年,法師因身體違和而請辭所有世俗職務,上山養病。後於民國九十二年農曆二月十六日捨報。

       常定法師請辭寺務後,民國八十四年農曆二月九日,由正定法師接任竹溪禪寺住持。法師期許自己真能做到名符其實的「住持」,能令如來正法久住、慧命長存。擔任住持期間,曾為寺方訂定了組織章程,此章程的設立對竹溪殘寺日後的影響至深且鉅。民國八十九年九月,臺灣發生了重大的地震災害,法師即刻動員信眾投入賑災,並於十月中旬在寺內為罹難者及其眷屬舉辦祈安法會。可能因此過於勞累而導致舊疾復發,於農曆十月十八日辭世。

       正定法師過世後,竹溪禪寺僧眾在幾經波折之後,終於在佛教會的輔導下,依組織章程之規定而如法選出新住持,由聰妙法師膺任。聰妙法師繼任住持後,所有的寺院都授權當家資定法師全權處理。資定法師幾乎承擔了該寺內、外所有法務的推動工作,一心一意只想「把竹溪寺弄好」。由於她對寺務的投入與付出,使得竹溪禪寺從此漸漸改觀。因此,再民國九十二年九月二十四日的執事會議中,獲得諸多執事成員的肯定與住持,被推選為住持,成為竹溪禪寺史上第一位女性負責人。其後更分別於九十四年與九十九年,連選連任至今。

       這所三百餘年前創建的寺院,現在住持得人,法務蒸蒸向榮。資定法師始終抱持著「把竹溪寺弄好」的心願,兢兢業業,以整頓寺風及落實佛法為己任。民國九十四年起,即積極禮請師資來寺,定期為寺僧與信眾演說佛法,持續至今。另外,亦提出寺院整體重建的理想,委託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系傅朝卿教授,協助進行寺院重建的規劃工作。九十九年十月,竹溪禪寺會館正式啟用,不僅安頓寺眾以利重建,也為社區環境的綠化、民眾精神信仰以及教育休閒活動空間等提供了相關設施。

       未來的竹溪禪寺,將具備三大區域,亦即主體建築(包括大雄寶殿、禪堂、文物陳列館、客堂、住宿區等)、竹溪書院與祭祀區(即蓮花寶塔、蓮池寶塔與華嚴功德堂)。法師希望竹溪禪寺也能像佛陀成道的聖地一樣,讓住於其中的僧人都能安心的用功辦道而有所成就,也讓來寺的在家居士們一進入寺中就感身心寧靜,更因接觸到佛法的特質而得淨化與提昇!

 

資料來源:

1、盧嘉興(臺灣的第一座寺院-竹溪寺),收錄於:張曼濤主編《現代佛教學術叢刊(87)‧中國佛教史論集(臺灣佛教篇)》,1979,pp.246-249。 

2、釋自憲,《臺南府城竹溪寺傳承發展史之研究》,玄奘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論文,2012。